每週吃一次鮪魚壽司,體內汞濃度過高的他,靠這套「養肝排毒指南」恢復健康
2018-10-09

關節僵硬疼痛、過敏、腹瀉,都是免疫系統出問題的徵兆。當免疫系統問題演變成自體免疫疾病——甲狀腺問題、多發性硬化症、類風溼關節炎,通常必須一輩子吃藥控制,不僅難以根治,也會持續被病痛糾纏。

但自體免疫的症狀並不是沒有好轉的可能!美國功能醫學醫師蘇珊.布魯從食療、壓力、腸道、肝臟四個方向進行治療,並從飲食與營養多方面著手,成功讓許多病人改善症狀,重拾健康。她將這套神奇的治療法公開在免疫系統全方位復原計畫裡,下面史蒂夫的案例,就成功的從無麩質到低糖飲食,一步步改善甲狀腺與重金屬殘留造成的身體不適,讓身體重回正常運作:



【時常感覺疲勞,左腳有麻木、刺痛感的史蒂夫】

已婚、有兩名孩子的男性患者史蒂夫在二○○七年來找我看診,他主訴自己有種奇怪的感覺,他左腳有麻木和刺痛感,已經維持了七個月之久。這種感覺一直揮之不去,他每週在跑步機上跑的時候感覺更嚴重。

一開始出現這些症狀時,三十八歲的史蒂夫去醫院掛急診,神經科醫師檢查沒有發現任何異狀,但是建議他接受磁振造影。看檢查結果報告的時候,醫師說他看起來有多發性硬化症的跡象。醫師表示,他的大腦或脊髓上出現了神經髓鞘脫失的斑點,這是這種自體免疫疾病的特徵。

可能罹患多發性硬化症,讓體態適中、健康良好、從事勞力工作的建築工人史蒂夫非常擔憂。我們可以理解,可能發展出這種疾病會讓史蒂夫感覺焦慮又沮喪,因為這種病不僅會傷害他的健康,更會毀了他的工作。他來找我看診有兩大原因:首先是他的麻木和刺痛感仍未消失,他擔心這些症狀會愈來愈嚴重;第二是他聽說過功能醫學,想知道我能不能幫他改善症狀,避免發展成真正的自體免疫疾病。

史蒂夫非常自律,而且願意做任何事來改善病情、保持健康。儘管他對自己的診斷結果非常擔憂,但他平靜隨和的個性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做過全面的身體檢查、仔細看過他的病歷並聽了他的描述之後,我發現唯一的問題是他感覺比平常疲憊,而且腳有麻木刺痛感,尤其是在運動後。除此之外,他健康狀況良好、身材健美、體態適中。



第一步:無麩質飲食,初步強化身體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請史蒂夫開始吃無麩質飲食。我還請他改變攝取的脂肪,從油炸食品和牛肉,改成吃橄欖油炒雞肉、火雞和蔬菜。我還請他禁食乳製品。

接下來,我檢查了他生活中的壓力狀況,以及他如何處理這些壓力。但跟他談了一會兒,並完成壓力評估之後,我發現他對壓力能應付得很好。我清楚看到,壓力並非導致他生病的重要因素──這點很特別,因為大多數人都有許多壓力並且無法妥善處理。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決定把重點放在「免疫系統復原計畫」第三步驟的修復腸道,以及第四步驟的養護肝臟。為此目的,我請他接受糞便檢測,釐清是否有感染,另外還以重金屬檢驗測量他體內的汞濃度。

另外,由於他感覺十分疲勞,因此做為自體免疫評估的一部分,我還請他接受甲狀腺和睪固酮濃度檢測,篩檢是否有其他自體免疫疾病、乳糜瀉、慢性感染,我們還檢查了他體內許多維生素的濃度。

當我問起史蒂夫的飲食史時,發現過去五年裡他每週至少吃一次鮪魚壽司,也經常吃旗魚。這兩種魚的汞含量都很高,所以我擔心汞儲存在史蒂夫的身體組織裡,損害他的免疫系統和神經細胞。因此,我請史蒂夫接受了汞濃度檢測。

一個月後,史蒂夫回診來看檢查報告。他興高采烈地走進診間,因為他的麻木和刺痛感有好轉的跡象。他在跑步機上跑步或運動時,腳仍然有刺痛感,但已經沒那麼嚴重。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並且讓我知道麩質絕對是一大問題。

史蒂夫的檢測結果也顯示了其他一些狀況。他的甲狀腺功能有些遲滯,這解釋了他為什麼感到疲倦。另外,他的消化道裡有一種稱為念珠菌的酵母菌,念珠菌會損害腸沉膜,釋放有毒化合物,引起疲勞感和腦霧,還會引起便祕、進食後多屁、脹氣等消化系統症狀,並可造成遠端發炎,尤其是腦部發炎的免疫反應。




第二步:攝取維生素D,消滅消化道的酵母菌

對於自體免疫疾病患者來說,健康的消化道非常重要,尤其是多發性硬化症患者。因此,我的下一步的重點,就是治療他的腸道。我請史蒂夫採行低糖飲食(酵母菌喜歡糖,所以不吃糖有助於餓死酵母菌),並開給他處方藥抗黴菌藥(nystatin)和草本補充品來消滅他消化道中的酵母菌。

維生素D缺乏症跟多發性硬化症有關,因此我請他每天攝取5000IU的維生素D。針對他的甲狀腺問題,我請史蒂夫服用含有維生素A、鋅、硒和碘的甲狀腺配方。

史蒂夫的檢測結果讓我感到憂心的一點,是他的尿液檢測顯示汞濃度肌酸酐(creatinine)高達15mcg/gram。這個檢測的正常值是低於3,所以這是個問題。我懷疑是汞引發了史蒂夫的症狀,甚至可能造成他磁振造影上所看到的損傷。

清除體內的汞有幾種做法,其中一種是螯合治療,我不建議你自己實行這種治療。但你可以以居家排毒計畫來強化肝臟功能,藉以清除毒物,包括重金屬在內。這是你重金屬治療計畫的第一階段,對部分人士來說,這可能是他們唯一需要的治療。不過,對另一些人來說,強化肝臟本身還不夠,他們仍需要其他的治療方式,例如螯合治療。

我治療這類患者時,都會先用三個月的時間幫助他們做好螯合的準備,因為除非肝臟能夠正常排毒,否則把汞或其他金屬從組織中拉出來只是徒勞無功。消化道需要在排泄過程中處於最佳狀態,所以消滅任何壞菌、酵母菌或寄生蟲來修復腸道,是首要之務。




第三步:攝取深綠色蔬菜排毒,排出體內重金屬

為了展開史蒂夫的除汞治療,並讓他的排毒系統做好準備,他先服用支持肝臟功能的草本補充品和維生素三個月。我們在他的飲食中加入大量的深綠色菜葉,如羽衣甘藍、綠葉甘藍(collards)、菠菜和花椰菜、白花椰菜、高麗菜等十字科蔬菜,幫助強化他的排毒系統。

雖然史蒂夫已服用補充品六個月來強化肝臟,以治療汞濃度過高的問題,但他的症狀仍在。因此我展開了螯合治療計畫,過程是服用DMSA三天,然後停止十一天,在十一天的停藥期間,以其他補充品來重新平衡螯合那三天隨汞一起排出的礦物質。治療持續了三個月。然後,史蒂夫停止服用螯合劑一個月,並重新進行重金屬檢驗確認體內的汞濃度。

當史蒂夫再次回診的時候,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他:他的汞濃度肌酸酐已從15mcg/gram降到5.9。但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不是唯一感到雀躍的人──史蒂夫簡直是喜出望外。他走進我診間之前,就忍不住宣布自己的麻木和刺痛感已經完全消失。我們都認為把汞排出體外是治好他的原因。我也確定汞之前對他的甲狀腺造成了損傷,因為螯合治療後他的甲狀腺功能好多了(我們也對此進行了複檢),精力恢復了正常。

史蒂夫想繼續治療,把體內剩餘的汞排除(他想把汞濃度降到3以下)。這一次, 我沒有讓他服用螯合物,而是請他服用一種產品名稱為體淨(MetalloClear)的補充品,這種補充品主要用於體內金屬濃度略高的人,連續服用一個月來增加體內的金屬硫蛋白,好讓接下來的兩到三個月後可強化身體排出金屬的能力。它的效果沒有螯合治療那麼強,所以我常用來做為一開始體內金屬濃度很高(無論是汞、鉛、砷、鎘或是鋁)的患者治療的第二步。

一年之後,我們重新檢測史蒂夫體內的汞濃度。他回到正常值3.0。當時史蒂夫已接受我的治療兩年,症狀全都消失了。他回到原本的神經科醫師那裡再做一次磁振造影。檢查結果非常好,沒有任何惡化的現象。

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自此之後史蒂夫所接受的磁振造影檢查結果維持不變,而且沒有出現症狀。後來他並未被正式診斷為多發性硬化症,我也相信永遠都不會。但我也相信,如果我們沒有要求他進行無麩質飲食,清潔並治療他的腸道,並把汞排出,他勢必會發展成多發性硬化症。現在他每年到我這裡回診一次,「打開引擎蓋仔細檢查」,確保他的身體系統功能都正常運行。


標籤: {{ ite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