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譽全球的超現實藝術家馬格利特,疑似偽造過畢卡索的畫來斂財?
2018-10-15
馬格利特是個沉迷於矛盾的藝術家。最大的矛盾存在於怎麼畫和畫什麼之間。他的作畫方法傳統地乏味。他的用色單調,質感平面。這其實是深 思熟慮導致的結果,因為他想讓平凡的傳統畫風和惹人注目的主題之間產生 強烈對比。如果馬格利特畫的那位戴圓頂禮帽的商人看上去像是二流肖像畫家的作品,那麼原本應該是商人臉部的地方跑出個綠蘋果,就更令人震驚。 平凡的繪畫風格強化了非理性意象的衝擊。──《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Desmond Morris

賀內‧馬格利特 RENÉ MAGRITTE

比利時人‧1927年加入巴黎超現實主義組織

出生——1898年12月21日生於比利時萊西恩(Lessines)

父母——父為裁縫及布商;母親製造女帽,有自殺傾向

定居——萊西恩1898│布魯塞爾1916│巴黎1927│布魯塞爾1930

伴侶——娶喬婕特‧貝爾傑(Georgette Berger)1922-67│蕾格(Sheila Legge)1937(短暫交往)

過世──1967年8月15日於比利時斯哈爾貝克(Schaerbeek),死於胰臟癌


他的作品標題令許多人迷惑不解,任何想在其中尋找隱含意義的人都該被事先告知,馬格利特經常邀請他的超現實主義朋友們晚上到他家,看誰能替他的新畫作想出最怪異荒誕的標題。馬格利特的作畫方式極其古怪。他沒有工作室,而且穿西裝在鋪著漂亮地毯的小房間作畫。我不知道還有哪個藝術家像他這樣整潔俐落地作畫。

他也是一個有一長串個人成見的人,他說:「我厭惡……專業性的英雄主義……美好的感覺……裝飾藝術、民間傳說、廣告、發布公告的嗓音……童子軍、樟腦丸的氣味、當前發生的事和醉漢。」讀過他的各種評論、看過他的畫後,可以清楚看出,馬格利特確實是個怪人,不過,正如他的一位朋友所說,他假扮成過著資產階級生活的平凡人來隱瞞這一點。

馬格利特於十九世紀末出生在比利時西南約二十哩處的萊西恩。父親開裁縫店,母親曾販售女帽。馬格利特長大時,母親越來越抑鬱,曾試圖在家中閣樓的水槽中淹死自己。她沒有成功,事發後,為了她的安全著想,不得不把她關在臥室中。一天晚上,她逃了出來,在附近河裡投河溺斃。她的遺體被沖到下游,幾天後才被找到。最終發現她的屍體時,她的睡衣撩到頭部,像面具一樣蓋住她的臉。事發時,馬格利特年僅十四歲,有些人指出,蒙住的臉孔出現在他的一些後期作品中,表明母親死亡的這一意象在他心頭揮之不去。馬格利特自己卻不肯承認,那或許是因為,他不喜歡人們嘗試解讀他的畫,他常說,他的畫只該被當作謎來欣賞。


馬格利特《戀人》(Les Amants)1928

1943年,為了支付即將出版的作品集當中昂貴的彩色插圖費用,據說馬格利特創作並出售多幅膺品。根據他的朋友馬連(1920-93)在1983年的文章中說,他洋洋得意地偽造畢卡索、布拉克、克利、恩斯特、基里訶、格里斯(Juan Gris)、甚至提香(Titian)等人的畫作,還說如果膺品賺更多錢,他寧可放棄他本身的藝術創作。喬婕特仗義為已故丈夫正名,上法院控告馬連,但是他有馬格利特寫給他的明信片作為證明。一家現代畫廊如何著手評估馬格利特創作的畢卡索,想想也著實有趣。

1940至1944年比利時被納粹占領,隨著悲慘歲月緩慢前進,馬格利特對戰爭的淒慘所做出的反應頗為奇特。他並未描繪當時的恐懼、緊張、和恐怖,反而決定反向出擊,創作燦爛、樂天、逃避現實的繪畫作品。奇怪的是,從1943到1946年間,他開始採取雷諾瓦風格畫他的一貫主題,但是這一階段的畫作一點都不受他的忠實追隨者歡迎。更不受歡迎的是他在稍後1947年「愚蠢」(vache)時期的創作。這些古怪作品共計二十五幅,刻意集醜陋愚蠢之能事。

那幾年間,馬格利特的一個失敗之處在於接訂單創作繪畫。某收藏家想要的某幅畫作若早已賣給其他人,他便迅速畫出另一幅副本。有時為了增加銷售量,同一幅畫作他會創作好幾個版本。這種明目張膽的市儈手法驚動了他的一些朋友。馬連尤其大動肝火,決定開馬格利特一個玩笑。1962年馬連和他的攝影師朋友多門(Leo Dohmen)出版了一本宣稱是馬格利特本人所寫的小冊子,名為La Grande Baisse,大致可譯為「大降價」。在冊子中,馬格利特說任何人想買他的新作品,都能拿到大幅折扣,甚至願意給買主提供任何尺寸的畫作。這本冊子極具說服力,不得不讓每個人都相信確實出自馬格利特之手。甚至布勒東也如此認為,還盛讚馬格利特的荒誕。馬格利特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之後大發雷霆,再沒有同馬連說過話,儘管他們是二十五年的莫逆之交。當然,他之所以無法欣賞這個笑話,是因為背後有一定的真實成分。

直到生命後期,馬格利特已享譽世界,1965年紐約現代美術館為他舉辦了一次大型回顧展。他的健康雖逐漸衰退,卻仍親自參展,這是他唯一一次的美國之行。次年,他和喬婕特也走訪了義大利和以色列,不過他的人生已走到盡頭,十五個月後,他在布魯塞爾的家因癌症過世,年僅六十九歲。

如今,馬格利特恐怕是最著名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唯有達利能與之媲美。有些評論家或許視他為愛開視覺玩笑的丑角,然而他遠遠不止於此。他把我們熟悉的世界拆卸開來,用一種反常的方式重組起來,令研究其作品的人魂牽夢縈。他的評論者似乎未領會到的一個重點是:他不僅僅以奇特的方式將事物組合起來,而且經過嫻熟的篩選,以統一的視覺效果創造濃烈的異界——馬格利特的獨特世界。許多人試圖分析那個世界,馬格利特給他們的回答是:「我們無法談論謎,只能為謎所支配。」


以上文章摘自《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Desmond Morris著 原點出版
標籤: {{ ite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