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讀唐詩:工作不順嗎?覺得衰小不是你的錯,一千年前的唐朝詩人也曾這麼苦逼過……
2019-01-11

人在職場飄,哪有不挨刀?當你在工作上陷入瓶頸,不論是失業、得罪老闆、小人纏身時,是否感到委屈煩悶,有苦難言呢?其實一千年前的唐代詩人們也曾經歷這些職場的震撼教育課,從求職屢屢碰壁的孟浩然,到自請離職的左丞相李適之,都是苦主之一。


身處盛唐的孟浩然,其作品雖以山水田園詩最知名,但也懷著一顆經世濟民的心,奈何與唐玄宗見面(面試)時,說錯話惹怒老闆,從此就只能寫詩寄情了,實為所有社會新鮮人必須好好筆記的負面教材啊: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這句出自於〈歲暮歸南山〉,寫於孟浩然四十歲時,當時他得到王維、張九齡的賞識,已經小有名氣,偏偏應試落第,十分沮喪,想要上書皇帝,又很猶豫。《唐詩鑒賞辭典》說:這首詩「表面上是一連串的自責自怪,骨子裡卻是層出不盡的怨天尤人;說的是自己一無可取之言,怨的是才不為世用之情。」

更不幸的是,相傳孟浩然曾被王維邀至內署,恰巧遇到唐玄宗,玄宗索詩,孟浩然就讀了這首,當讀到「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時,玄宗聽出弦外之意,很生氣地說:「是你自己不求作官,我也沒有要拋棄你,竟然還敢誣賴我!」(「卿不求仕,而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語出《新唐書.文藝下》)

最後,孟浩然就這麼出局了,此生再無當官的可能。心灰意冷的他決定返回故鄉襄陽,臨行前,留了一首〈留別王維〉給他唯一的知音: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歸。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 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只應守寂寞,還掩故園扉。


落第之後,門前冷落,車馬稀疏。「寂寂」兩字,既是寫實,又是寫虛,既表現了門庭的景象,又表現了作者的心情。一個落第士子,又有誰來理睬,又有誰來陪伴?只有孤單單地「空自歸」了。

其中「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一句,表明孟浩然切身體會到世態炎涼、人情如水的滋味。能了解自己心事、賞識自己才能的人,只有王維而已。也正因為體認到這冷酷的現實,赴都應舉純粹是人生道路上的一場誤會,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歸隱,便決然地「還掩故園扉」了。

「得意時,朋友認識你;落難了,你認識朋友。」想必孟浩然對這句話也十分感同身受吧,若你正經歷同樣的困境,不妨讀讀這首詩,感謝還留在身邊的朋友。


許多人嚮往功名路,但也有人主動求去,唐玄宗時的左丞相李適之就是其一。史書說他待人隨和,雅好賓客,是一位分公私、別是非的好長官。他與奸臣李林甫不睦,卻與清流名臣韓朝宗、韋堅等人交好。但他心知朝堂中複雜的政治風波,只管專心做好左丞相的責任,不與人爭強。因此,當韋堅等人先後被李林甫誣陷構罪,他就「懼不自安,求為散職」。當他獲准免去左相職務,改任清閒的太子少保時,便寫了〈罷相〉這首詩:


避賢初罷相,樂聖且銜杯。 為問門前客,今朝幾個來?


這首詩明著說:「相職一罷免,皇帝樂意我給賢者讓了路,我也樂意自己盡可喝酒了,君臣皆樂,值得宴飲慶賀。」但其實是把懼奸說成「避賢」,誤國說成「樂聖」,明眼人一讀便知。

後兩句是關心親故赴宴的情況。但宴慶罷相,來的是親故賓客,大多是知情者,懂得這次赴宴可能得罪李林甫,惹來禍害。敢來赴宴,便見出膽識,不怕風險。這對親故是考驗,於作者為慰勉,向權奸則為示威,甚至還意味著嘲弄至尊。倘使真只是慶賀君臣皆樂的罷相,則親故常客自然也樂意來喝這杯酒,主人無須顧慮來者不多而發這一問。所以這一問便顯出異常,從而暗示了宴慶罷相的真實原因。最後,李適之被認為與韋堅等相善,遭誣陷株連,被貶後自殺。

雖說在職場上,朋友要多,敵人要少。但是當你不幸小人纏身時,你可以像李適之一樣選擇「精神勝利法」;或是好好累積實力,假以時日反擊回去,不要空留自怨自艾的感嘆。


標籤: {{ item }}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